古辣辣盐栗栗

【博君一肖】我是谁家抱错的娃(1)

*我作死开坑了_(:з」∠)_


*曾几何时,我还是那个喜爱璀璨人生抱错梗的小辣鸡。


*现在想想,抱错梗,真他妈的带感。


*哦!刺激~


*就,本来不该叫王耶啵的王耶啵×本来不该叫小赞的小赞,大概讲的是一个,非王家人的王耶啵拐走了本该是王家人的小赞,最后两个人一起,成为了共建和谐社会的一份子。


******************************


    “你是我们家的儿子。”女人说着,笑起来,露出了一对可爱的兔牙。


  肖战愣愣的看着她,非常奇怪,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她家的孩子。


  他忍不住皱起眉头,再去看那个女人,女人的眉目与他,十分相似,标准的瑞凤眼,眼尾很长,下垂着,在眼尾的尽头,又轻轻的勾起。


  女人笑了笑,伸手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份资料,递给了肖战:“我知道,你很不敢相信,但是你先看看这个。”


  肖战低头看了眼递到自己眼前的一叠纸,迟疑了片刻,然后拿过来,看了起来。


  那是几份证明,两份出生证明,两份亲子奠定证明。


  明明还在半个月前,他还是个父母双亡、寄人篱下的普通高中生,现在摇身一变,突然又有了父母。


  “……这么说,我是抱错的?”他问道,一脸不敢相信。


  这事儿放谁身上敢相信啊。


  可不就是小说影视剧中的狗血剧情吗?


  “如果不是之前,我路过去接一博的时候,看到你,我估计,我也想不到这一茬。”女人这么说道。


  她也不敢相信,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居然是别人的,而真儿子,就这么流落在外,这么多年。


  当初想到亲子鉴定,不过是一个意外,有人总说一博看起来不像她,也不像她丈夫,于是她就想着拿着一博的头发去做个亲子鉴定,好给让那些流言蜚语闭嘴,谁知道就碰到了肖战。


  当时他俩“砰”的一下撞到了,她当时就觉得肖战实在是像她,等到了医院之后,她看见身上他的头发,鬼使神差的也附加了上去。


  结果这一检查不得了,可真是震惊了她全家。


  她和丈夫商量来商量去,打算把肖战接回来,这就来了这里,变成了现在这副场景。


  她伸出手,紧紧的握住肖战的手,情之深意之切,一双眼睛水光粼粼的望着他,开口道:“战战,和妈妈回家。”


  肖战听了这话,差点一口冷气吸进去差点没吐出来。


  这就……认亲成功了?


  他眨眨眼,不知所措。


  回想起家里那个对他呼来喝去的小姨,仔细想想,他似乎呆在那个家也没有什么好的,肖战其实对养育之恩这东西没有什么感觉,如今看看自己的境地,还不如打印这个……妈妈。


  他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答应了:“好。”


  蹭完学费他就走,之后就走遍天涯。


  反正……他对亲情从来没有渴望过。


  女人喜出望外,肖战极度配合,就这样,他稀里糊涂的来到了那个家。


  “战战啊,来来来,看看妈妈给你准备的房间,”女人脸上带着笑,她似乎真的很高兴,拉着肖战的手,往楼上去,脚步轻盈,“看看吧,呐。”


  肖战顺从的走了过去,说真的,他现在有些不自在,他不太擅长这种场合,肖战笑了笑,露出一双兔牙,好看的眼睛也微微的眯着,只是嘴角翘起来的弧度透着些许尴尬。


  “砰!”


  楼下一阵关门的声音响起,女人猛地一回头,意识到是有人来了,回过头,刚想对肖战解释一下,谁知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人不耐烦的打断了:“妈!有饭吗?”


  一听那声音,肖战就知道是谁,他微微一愣,就看着女人咒骂一句狗崽子,随后就“噔噔噔”的从楼上下去。


  “刚一回家就喊肚子恶,狗崽崽你诚心的吧?”王妈妈这么说着,肖战往外面走过去,看到王妈妈一脸不耐烦的系上围裙,往厨房里走。


  肖战看到楼梯下,门口处,站着一个人,那人穿着一身运动校服,蓝白相间,他换换抬起头,就让肖战看了个正着。


  那是一张脸,好看的脸,无论五官鼻子还是下巴,都像是那刀刻出来似的,清冷而又俊美,偏偏唇线有点模糊,嘟嘟的,使得他高冷之中又带着几分欲。


  肖战不由看呆了,那人也看到了肖战,他双手插在兜里,对着肖战,突然笑了起来。


  “你就是我妈的亲儿子啊?”


  他这样说。


  肖战心中警铃大作。


  为什么突然有种不好的预告?


  王一博其实一早就知道他妈有个亲儿子,而他是被抱错的,这种事情但凡发生在任何人身上都多少有些接受不了,但是王一博不一样,他不但接受了,而且还接受的格外的自在。


  王妈妈其实打一开始就没打算瞒着他,发现了这件事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告诉王爸爸和他。


  而且她也说了,不会把王一博送回去,因为她调查的结果是他亲生父母早就死了,说什么,手心手背都是肉,这亲生儿子是儿子,养了十七年的儿子也是儿子,要是因为身世,弄得大家都不痛快,那还不如直接两个都养。


  “我养的儿子,和我亲生的儿子,我都要!”王妈妈这样说,双手握拳,“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全都要!”


  回想起王妈妈当时的话,王一博都觉得有意思,似乎是从那天开始,王一博就对这个传说中的儿子分外的感兴趣,直到今天,才终于见到了对方。


  这人长的格外的好看,尤其是那双眼睛,简直就是跟王妈妈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却又跟王妈妈的那双眼不一样,透亮透亮的,眼尾漫不经心的勾着,不知道是哭了还是没睡饱,眼尾那块地方泛着红,使人于无辜之中带着一丝魅。


  纵然是王一博这种被人从小到大夸长的好看的人,看见肖战这张脸也,也不禁由衷的夸上一句——


  真他娘的带感。


  他下意识的舔舔唇,目光如炬,看向肖战,肖战不明所以,莫名的还有些说不出的……娇羞,他别扭的挠挠后脑勺,对着王一博就是一句:“你……”


  王一博笑起来,脸上立马出现两个小括号,这下子看上去格外的可爱。


  “你在我家好好待着,我们,来日方长。”


  留下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王一博就掂量了一下书包,对着厨房里的王妈妈道:“妈,做好饭叫我,我楼上去!”


  说着,他就扛着书包,上了楼,在距离肖战不过半米的时候,他得意的笑了笑。


  只留下一脸懵的肖战眨巴眨巴眼,暗自思考那句来日方长的意思。


————————

小剧场:


王额宝:麻麻,我当女婿还来得及吗?


王麻麻:……我是个莫得感情的工具人。

  


假如正常的藏色来到澄鸡的臆想世界

大纲粗略版。

因为本人还没有从每日五千五的日子中解放出来,所以还是没时间搞,只能粗略的来个大纲。

大概就是,藏色散人本来应该之前和魏爸爸一起死的,但是后面不但没死,反而来到了澄鸡姐姐们的臆想世界,她刚来就脑子里接受了魔道的剧情,在知道魔道的剧情的前提下,她在澄鸡姐姐们的文里看到了另一个不一样的世界,最后直接出来怼的故事。

一开始看的时候会非常憋屈,看到自己儿子被澄鸡姐姐们没有理由的怼,然后她就忽然有力量,就上去手撕澄鸡。看到江水果江粽子在那里为难,也会上去把江水果怼的稀巴烂那种。


哇,粉涨这么快,你们真的让我心虚_(:з」∠)_我的天我一个小透明,居然这么快就一百粉了,不更新我负罪感好重23333

占tag致歉

允凡啊或者别的坑不是弃了,而是主要是莫得灵感莫得感jio,然后我现在主要是觉得吐槽有意思,加上我好死不死的去接稿赚零花,每天都要写个五千五,一天写下来肝都莫得了,大约三周以后,我就能回来了。当然了,有些突然蹦出来的灵感,还是会写出来的。


【看~标~题~】情丝绕与眠蛊吐槽(三)

*搭配原文食用更佳

*话说明明这一张根本没有车,作者干嘛还要说有车?

*难不成是活在自己的臆想里 活的太长时间了,连车跟车都分不清楚了?



本章xc和忘羡各有一辆垃圾车开过去……然而大家看见了千万不要生气,搞死那个水果才是正理。

 

第一章的警告和第二章的警告都不是随便说的!的确是非常狗血非常天雷非常反人类……不过确实很气人(刀子)

 

令我震惊的是,他这个文居然还是abo,我觉得ABO再辣眼也不会有比在这个文里出现给他们可乘之机要来的更讨厌了,说真的,现实生活中已经够苦了,可是你作为一篇文,为什么要这么恶心人?

 

众生皆苦,我也跟着一起苦,来,口号喊起来!

 

辣鸡!原地爆炸吧!

 

---

 

8.

 

我真的……表情再怎么凝重也表达不出我现在心里一万分的mmp,当然,现场的气氛也跟我现在的心情一样很沉重。

 

蓝忘机突然背锅变成接盘侠可还行?

 

然后羡羡就找薛神医了,就想找薛神医私底下谈谈,当然这个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就是心疼羡羡竟然莫名其妙带了个绿帽。

 

被戴了绿帽居然还要强装镇定……呜呜呜呜这是个什么好羡羡,江水果当宗主的时候就不能学着点吗?每天除了自卑嫉妒啥也不会了,就看到人风光恣意,现在给他带了个假的绿帽子,这种感觉,就好像绿帽子扣在本羡妈的头上。

 

绿帽子就扣在你的头上~

 

要我说,这一切的确像是一场噩梦,大小姐这句内心os还是说到的挺对的,这就是一场最荒诞的噩梦,作为一个侄子,他的心情我很理解。

 

但是你醒醒,你家二舅舅要搞你家大舅舅啊崽崽!

 

 好的我们视线移回来,让我们把注意力放在羡羡这边来,只见羡羡把薛神医带到了没人的地方,说蓝忘机的名声不应该就这样被污损。

 

我寻思着这话也没什么不对的吧?这人家名声要是被这样弄,传出去真的要被骂死的,谁会好过呀?

 

然后这个薛神医就一脸欠打的说他只是个开药的。

 

这言下之意不就是想说管他屁事?

 

我靠你知道人气的七窍流血是种什么感受?

 

就是我现在看薛神医的感受。

 

娘耶你是个开药的你就可以随便造谣了?哦呦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那还需要衙门干什么?我的妈耶你真的觉得自己说那么两句难听的话,你就是耿直?

 

一jio踹的你找不到东西南北,最后只能去西天去哦我的天。

 

你怕是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毒打。

 

最可怕的是蓝忘机居然还就信了,虽然可以原谅,但是魏无羡的绿帽子就这么白戴了吗?

 

天哪蓝忘机你可长点心吧,你这心可真大,居然还要跟你老婆描述你想象中的那一夜。

 

“那一夜,你没有拒绝~那一夜,你伤害了我~”

 

嗯哼????

 

我恨你是根木头。

 

本来我以为,这个标题的XXOO怪是助攻,给开车用的,结果没想到不仅不是,还是用来背锅用来绿的,我的天,你怎么不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你咋不冲到云霄店?

 

不是,梦里的羡羡是o,然后他反抗,说缺个孩子,他就是江澄了吗???

 

嗯哼???你们确定你们你要听哪个没啥本事只会瞎说话的薛神医的话????

 

薛神医!

 

 

拔剑吧!

你这个老不死的,看我不弄死你个鳖孙儿!

 

_(:з」∠)_万恶的不可抗力。

 

啊!杀了我吧!

 

以上是来自早已外焦里嫩的盐栗栗混沌不堪的内心发出来的怒吼。

 

你这梦做的可真好,好的我想冲进去狠狠刮你一耳屎,啊呸,把你脑子里的水都扇出来,最后放点臭水沟里的水,往那个薛神医的身上一倒。

 

啊,完美!

 

然而那又有什么用呢?

 

薛神医已经被我暗杀,三天之内我要把他的骨灰撒了! 

 

9.

江水果昏迷不醒,然后他在那里睡着睡着,就想起了两个月前的故事。

 

看到这里我不禁摸摸我掉光了头发的秃头——什么??你怀了他的娃不够,你居然两个月前就和他勾搭上了????

 

我现在也就是头发没了光彩照人,你是觉得我呸不动了,还是拿不起棍了?

 

小老弟你怎么回事?

 

正所谓无中生有,可是曦澄西皮粉的一大特点,就算这俩原著中没有一点交集,就算这俩性格根本不符,在一起会变成下一个虞紫鸢和江枫眠。

 

But那又怎么样?

 

我们磕的开心就好了,你的想法,nbcs。

 

我好累,我真的好迷茫。

 

震惊我全家。

 

算了算了不发这种毫无意义的牢骚了,我们来看看两个月前这俩到底是在搞什么好了。

 

我知道我会瞎,但不知道我会瞎的这么早。

 

咳咳,两月前,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蓝曦臣半夜起床,然后发现自己的抹额被江水果压在肩膀下面,作为皎皎君子的蓝曦臣就很为难啊,结果谁知道这个水果早就醒了。

 

只见江水果邪魅一笑,说:“我早就知道你要去了,呵,男人都是大猪蹄子,竟然不带我去,你对得起我吗?”

 

说不定人家就是这么个意思呢?

 

等等,这里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你一个宗主,你有得意门生帮你照料江家吗你就出来???你出来你不告诉江家???等等,你不是平时最不喜欢管闲事了吗?怎么这个时候你就跟着一起来管闲事了?

 

而且还是两个月前偷偷摸摸的出来,跟蓝曦臣一起。

 

嘶,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你碰瓷都到了这个境界了吗???????

 

算了这些我们就忽略,反正无关紧要,因为接下来江水果的操作会更让人想打他。

 

作为一个温柔体贴的皎皎君子,蓝氏双璧之一的蓝曦臣当然不能让他去冒险,就摸了两下江水果的脸(把手给我撒开!撒开!)

 

然后江水果就生气了,生气了?

 

生!气!了!

 

“你是觉得我身手不如你,怕拖你后腿?”

 

哈喽?你生什么气?你有什么资格好生气的?

 

哇真不愧是江水果,这么神奇的吗?

 

你每天啥也不干就知道拿个小皮鞭抽人,莲花坞百姓都不愿意找你求助,一点没有侠义之心,不想带你去不是应该的吗?

 

再说实力,我寻思着你身手不如他难道不是事实嘛?你是觉得自己能吊打魏无羡还是赛过温若寒?

 

我发现你的这个字啊,是取的真他吗的妙,江晚吟江晚吟,姓江的水果一直到万年都要无病呻吟,你这小嘴一天到晚就会哔哔赖赖,妈惹你自己硬要跟过去还要说人蓝大要抢你的功劳?????

 

别问,问就是他傲娇。

 

我真的从来没见过傲娇有他这么讨厌的。

 

明明是欠打,还傲娇。

 

呵,澄鸡。

 

说真的,我真的觉得他们把蓝曦臣和江澄并凑在一起,只是因为蓝大的性格在书里来说相对的容易ooc一些,不然我真的找不到他们能被兵凑在一起的理由。

 

你告诉我为什么蓝大会调戏这个水果?

 

啊啊啊啊啊啊蓝大!蓝涣涣你清醒一点啊!你脑子是被江水果用浆糊糊住了吗?

 

作不作死是一回事,但是这个蓝大,他真的是蓝大吗?

 

你真的确定这不是一个披着蓝大皮的原创人物????

 

我真的是,不清楚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这有什么好磕的?

 

然而尽管我真的已经给自己做了很足的心理准备,却依旧在看到江水果的内心独白的时候,忍不住喷了饭。

 

不是,你担心蓝曦臣你就担心,但是你为什么,在听到蓝忘机打了另一个怪之后,说什么不想遇到蓝忘机和他的挂件魏无羡,就打算回莲花坞了?

 

嗯????我看到了什么?

 

腿部挂件????

 

哈喽你有事吗?

 

在吗?出来耍!

 

看到我手中五十米的大刀了吗?他即将出现在你的脖子上,并给你带来船新的凌迟体验。

 

在人物的解析中,我是觉得江水果从头到尾就没有把魏无羡当兄弟,本来我以为在澄粉的同人,起码还会装模作样的来几句,结果这可倒好,粉随蒸煮,这是连装装样子不愿意了吗?

 

既然这样就求求你们独自美丽去不好吗?一定要打忘羡tag恶心干什么?

 

啊不对,不能叫tag,著名的澄粉大师柳七七同学说了,不是tag,叫teg(不知道的可以去翻柳七七同学的主页,你们会收获不一样的快落)

 

我寻思着这仙门百家不都还不知道你和蓝大搞在一起了吗?

不是,叔父真的能能接受得了江水果这种怨妇加泼妇的性格吗?

 

叔父,你要是被绑架了,你就眨眨眼。

 

更加令我感到神奇的是,这个娃,居然不是自己侥幸逃过一劫,而是江水果忘了喝堕胎药????

 

咋地,是你这个肚子不能错过,还是你这个堕胎药有保质期???

 

哇靠,你个宗主,居然只能买到快过期的堕胎药?

 

废了废了,真是废了。

 

说真的,你怀不怀孕,睡不睡的,真的和我没关系,但是你碰瓷成这个亚子,我觉得——

 

老天派来劈你的雷应该就在路上了。

 

10.

 

 

我就真的很迷茫啊,为什么,为什么别人这么一说,你再这么一觉得,这件事情就变成现在这样误会特别深的亚子。

 

不是,羡羡啊,你就不能张点心吗?

 

你居然就信了?

 

来,我们来理一理这个误会的顺序,就是什么,蓝忘机觉得他在中了XXOO怪的情丝绕之后,把江水果认成了羡羡,然后还是不夜天之后的那个羡羡,然后,就……被认为是那个接锅侠了。

 

但是这个娃是蓝大的。

 

???????

 

我怎么就感觉那么乱呢????

 

天哪,不光是羡羡都被这种神奇的误会震惊了,就连开了上帝视角的我都觉得不太对劲啊。

 

醒醒!汪叽!你身边没有人!他没有跟你酱酱酿酿!被迫出轨可还行。

 

我儿砸头上的绿光已经可以照亮整片青青草原,羊儿们纷纷来到他的头上来吃草。

 

羊儿们咩咩叫,所有的羊叫最终都汇聚成了一句——


卧槽。

 

是个高手。

 

说真的,这个就当是个秘密不好吗?

 

我的好希望你们能够死守住这个秘密。

 

这他妈是什么事,这他妈是什么事!

 

你妈的,为什么,为什么要让他碰到这个瓷!!!!

 

还有那边那个姓薛的你在那里不耐烦个啥呀,这要不是你,事情会搞到现在这样吗?

 

那个嘴巴欠的呀,就应该给你嘴巴两边挂两个钩子,然后直接往后脑勺扯。

 

我他妈非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做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你为什么被我暗杀。

 

活着不好吗?

 

我就真的觉得很神奇,这个江水果到底是怎么回事,身上是下了什么魔咒吗,怎么他家管事儿的都跟他一个样儿,小眼睛一瞟 ,嚣张的不行。

 

问你一句江水果二月底的时候人在哪里,结果这人还小嘴欠啊欠的反问啥事儿。

 

死亡微笑.JPG

 

我算是知道了,这个江澄才是最大的腿毛养殖地,那个管事啊,是真的很欠。

 

娘耶,羡羡问几个问题他都要生气的卧槽?

 

还要说啥子又和他有关。

 

想当年羡羡皮的时候,江水果难道不是跟他一起耍了吗?

 

行呗,好的名声都归你,坏的都归羡羡,他就活该给你家当一辈子舔狗。

 

你一个管事的这么嚣张,知不知道我一个耳巴子过去,你就能原地升天????

 

就,这篇文的时间线这么奇怪的吗?

 

都是两个月前,然后又莫名其妙的这个怀孕,那个被怀疑是娃儿他爸,然而娃儿他亲爸却另有他人。

 

这文写的,跟邪教似的。

 

啊~我,与你们同在。

 

与你们同在。

 

同在。

 

在。

 

搞得我都有点好奇这个文后面是个什么剧情走向了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澄粉们脑子有问题,我真的觉得我们看的不是同一本书。

 

起码在我理解中的魏无羡,是绝对没有这篇文里写的这么白莲的。

 

别问,问就是魏无羡真白莲。

 

那个态度就是 ,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就算我被绿了但我还是会那你当兄弟的亚子。

 

……

 

出来挨打!

 

羡羡啊,你要是被人绑架了你就眨眨眼,麻麻就算砸锅卖铁也要把你救出来啊呜呜呜呜呜

 

我的妈耶羡妈真的好难。

 

所以江水果怎么还不被天上的雷给一道劈死?

 

哦豁~

 

忘羡在这里的互动还是很有感觉的,但我一想到他俩这个桥段是在羡羡被迫戴绿帽,汪叽被迫接锅,我就真的一点都笑不出来。

 

我真的头一次知道,磕西皮也会难过成这个亚子。

 

哇的一声哭出来

 

呜呜呜呜呜呜呜不可抗力你就不能放过我吗????

 

辣鸡!

 

给老子死!

 


哦哟哟你很棒棒哦居然还拉黑我,搞得我回复都不能回复似的,你有本事叫别人来评论你有本事别拉黑啊,这可把你厉害的,真以为自己天皇老子一样没人敢惹是吗?小鸡仔就是小鸡仔,屁大点儿事搞这么凄惨,啧啧啧双标的可真厉害,你真的确定人打你家tag了?有没有在开头说过不欢迎你这种看?自己眼瞎怪别人?你怕不是缺少社会的毒打。那照你这么说,别人改写了结局不经过授权就是不对,那我寻思你家太太写同人不也没问墨香授权吗?强盗理论可还行,国际驰名双标,真是绝了呢。

【曦澄/忘羡ABO】给眠蛊与情丝绕真正的结局

人家也爱咋写就咋写关你什么事,又没吃你家米没花你家钱,搞那么暴躁本以为自己代表正义了?哦豁正义路人我们惹不起,好棒棒啊,又不是没在开头说不要你们进来,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清楚,开头不欢迎你这样的来看,你自己找罪受还要怪人家写了?了不起,宁真了不起,小鸡仔啥也不会就只会在这里跳,呵。


🐾:

正面刚有本事开评论啊,宁有事吗🙃🙃🙃作者爱咋写是作者的事,你改写结局有授权了吗就改🙃🙃🙃




何以报德:



标题这篇辣菜忘羡的“大作”,今天看了盐栗栗太太的吐槽,笑得我面膜都裂了,吐槽比文写得好系列,强推!




http://gulalayanlili.lofter.com/post/30b93eaa_1c6b865d0




我以前也给这东西续写过结局,被blxc🐔举报了,但还有留底,分享过来一起快乐呀




就问你们,这个结局好不好,是不是最适合xc了啊




 @落雪寻花 求看到,求推












“不必了。你大可现在说。”




江澄这样朝蓝忘机冷冷说的时候,内心其实是得意洋洋的。他知道自己要打一场大胜仗,是稳赚不赔的,蓝忘机蒙在鼓里,现在越气愤,说话越难听,等他说出真相时就越尴尬,势态会反转的非常漂亮,而蓝曦臣会站在自己这边,敲打蓝忘机责罚蓝忘机。




真是让人期待啊!他一点也不怕事情闹得更大一点,最好全世界都知道蓝忘机冤枉还欺负了他,蓝忘机以后在他面前再也抬不起头来了,他会有一辈子嘲笑蓝忘机的资本。




魏无羡虽然心累,还是试图调停这个局面:“现在就说嘛?你还是先把衣服穿上吧。”




他不明白江澄什么时候脸皮成了这样,明明是被人捉-奸在-床,还衣服都不穿就开怼。就算潘金莲也得先把衣服穿上再狡辩吧,这样简直有点…………




“不知羞耻。”蓝忘机替他说了出来。




江澄大声笑出来,好像听到什么很好玩的事儿:“我不知羞耻?蓝忘机,你知道什么啊?”




对于他的得理不饶人,蓝曦臣也有点看不过眼了:“晚吟我们还是出去与他们仔细解释吧。”




江澄坚持:“要出去你出去,我倒要看看,蓝忘机能把我怎样!”




蓝忘机本来还在克制怒火,现在反而没那么气了,反倒觉得有点好笑,心情和看见顽妇赖在路口骂街差不多,只是更觉得兄长光风明月,这种粗鄙狭隘之人怎可把他锁死。




蓝忘机觉得他面目可憎,更不想理睬,可他抓住蓝忘机的把柄更不想善罢甘休:“蓝忘机啊蓝忘机,你根本就不知道真相,未知全貌,不予置评,是被你吃到狗肚子里了吧?”




“晚吟,够了啊…………”蓝曦臣还是心疼亲弟弟。




“不够!你敢再给他说一句话,就一掰两段,再别上我的床!”江澄根本不给他面子,自己在那儿骂骂咧咧的,令蓝曦臣十分尴尬与为难。




谁都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蓝启仁赶回来了,刚到门口就听到江澄那句“就再别上我的床”,顿时心惊,心想反思自己一出事就逼着忘机承担责任,却完全没想过这个人是否配当自己的侄媳。




江澄的名声他是知道的,不顾民生疾苦,飞扬跋扈,专横自私,桩桩都有真事。大梵山四百张缚仙网,也听说百姓遇难求助,而他只顾抽人袖手旁观,只因为求助者姓温。蓝启仁觉得如梦初醒,也觉得对蓝忘机心中有愧。他指这门亲事,不仅没照顾蓝忘机的意愿,而且没有仔细想,对方该不该进蓝家门,配不配当蓝家人。




江澄其实也吓了一跳。虽说在弱者面前仗势欺人惯了,在小户面前睚眦必报惯了,在忘羡面前蛮不讲理惯了,在蓝曦臣面前恃宠而骄惯了,可在蓝启仁面前,他还是要做出通情达理的样子的。所以收敛了气焰,也不再是冷嘲热讽的腔调,而是恭恭敬敬地请蓝启仁在外面等着,等自己换好衣裳出来。




而蓝启仁也很快明白过来,蓝曦臣与江澄在里面做了什么。他的山羊胡子都气得炸起来了。




宣-淫,乱-伦,成何体统。




蓝曦臣扶着江澄走出来的时候,就从叔叔的脸色里看出了不好,可江澄只想着怎样把蓝忘机羞辱回去,也就总往蓝忘机那里看。




蓝忘机感受到他的目光,不由感到恶心,就不再忍耐直接对蓝启仁说:“叔父,今天的事您也看到了,我请求取消这门亲事。”




“凭什么?”这个是江澄问的。




“为何?”这个是蓝启仁问的。




蓝忘机无视了第一个问题,回答第二个:“还没成亲,就不贞不洁,就算亲事已成,犯了七出,也合该休之。”




“你血口喷人!”江澄恼羞成怒。




“他哪里血口喷人?”这句话却是蓝启仁问的,江澄一愣,没想到老人家已经换了立场,不再帮自己责难蓝忘机了。蓝启仁接着说:“江宗主,你做出这等事来,就算你自己不要脸面,我蓝家也还要脸面的。”




江澄恼怒他这样说自己,表面上却还要维持尊敬,只好解释:“叔父,并非如此。”




“江宗主果然好大脸面,”蓝启仁像块石头一样的说,“还没成亲就叔父起来,老夫可当不起。”




江澄只好说:“可我怀的孩子,是蓝曦臣的。”




他他终于把真相说了出来,果然一片安静,魏无羡和蓝忘机都大吃一惊。




后来他们终于反映过来,他们想反了,从一开始就是蓝忘机顶替了蓝曦臣的角色,而江澄一心贴着要嫁的也是蓝曦臣。魏无羡露出惊喜的神色,毕竟这样各自安好,也符合他“让大家都过的好”的愿望。




可蓝忘机并没有喜悦,也没有轻松,得知他们早就搞在一起,气场反而更严寒了:“兄长做错了什么,竟与你成双成偶?”




“蓝忘机,这就是你认错的态度吗?”江澄一边说,一边望向蓝启仁,想请蓝启仁替他出头为他做主,教训蓝忘机对他的不敬。可蓝启仁的反映又一次出乎他的意料。




“这么说,这段关系还有这个孩子,都是你主动,而非被迫?”蓝启仁严肃地问。




江澄回答:“当然。”




“那么我姑苏蓝氏,就不亏欠你什么了。”




“???”江澄心里犯起了嘀咕。




“蓝长老这是什么意思?不认账?”




“认什么账呢?若老夫没有搞错,江宗主所作所为,已经很不合地坤的本分了。”




“本分?”




“你既非受迫,就是无媒苟合。”蓝忘机冷静地说。




“哈?”江澄抓住回击的机会,“蓝忘机啊蓝忘机,你有什么脸这样说?”




“无媒苟合不如妾。”蓝忘机微微笑了,“这话非出自我,而是出自你家女喽啰。”




听到“女喽啰”三字,江澄脸色忽然变了。




那是一些鄙陋的村姑,碎嘴的长舌妇,和洗脚的婢女。她们的共同特点是喜欢他,喜欢叽叽喳喳说所有人对不起他,同时喜欢唧唧歪歪所有人都爱他,当然她们尤其喜欢嚼蓝忘机与魏无羡的舌根。无媒苟合不如妾,就是她们最喜欢做的事:“怼忘羡”。她们还说主子不像主子,奴才不像奴才。自己受到污蔑,蓝忘机还可以忍,可这样骂婴,他就不能忍了。




又有谁想,现在轮到她们自己的主子成了无媒苟合,风水轮流转,苍天饶过谁呢。




 




蓝启仁抚着胡子,深感蓝忘机所说有理,而自己之前亏待魏无羡而厚待江澄,实属猪油蒙心。




“江宗主既自轻自贱,又有何德何能,坐我蓝氏主母的位置?”




江澄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我们不是苟合……是欢好!……两情相悦的事,能叫苟合吗?”




“你家喽啰说叫,她们用词还更加难听。”人未到声先至,是温宁。




温宁走过来,朝蓝忘机恭敬地说:“蓝二公子,你前些天托我查的事,已经有眉目了。”




“蓝忘机!你是怎么把温狗放进来的!”江澄愤怒吼道:“蓝曦臣!你家进脏东西了,你还管不管!”




“江宗主,你以狗字辱我,可我明白善恶,知恩图报。”温宁不卑不亢道:“若知恩图报的狗,恩将仇报的又是什么呢?又有什么东西,比屠杀恩人一脉,还称恩人为狗的心,更脏呢?”




江澄脸涨得更红,连话也说不出了。




蓝忘机说:“接着说,有何眉目。”




“含光君所料无岔,那些污蔑魏公子的源头,正是江宗主身边那些女喽啰。”温宁说着,看了江澄一眼:“那些不满你们双宿双飞,下作拆逆的蟹脚话本,也是出自她们的手笔。她们不仅妄想你们为争夺他而反目,连泽芜君也不放过。我抓住其中一人,她招出她们设计让泽芜君与江宗主凑成一对,目的就是让江宗主摇身一变,压过魏公子,在含光君面前也扬眉吐气,好满足自己和江宗主的攀比心。”




“这话当真?”蓝曦臣犹疑道。




“是,她们说看到含光君与魏公子吃瘪,就无比爽快。为此她们给自己洗脑,说泽芜君与他如何般配,连名字都有三点水,三毒圣手江晚吟泽芜君蓝涣加起来都是四十五画所以天生一对这样的歪理邪说,都能省生编乱造出来。她们不光互相洗脑,还把泽芜君的人格也改变了。泽芜君,你自己想,你以前对他并无好感,三尊结义也把他排除在外,为何态度忽然转变,你是人被下了一种叫呕呕洗的蛊啊。”




“什么…………”




“我搜到了解药。”温宁说,“泽芜君吃下它,就能变回自己。”




蓝曦臣听后,略有犹豫的伸出手,江澄叫道:“蓝曦臣你敢吃,还想不想要我,想不想要孩子!”




“可我更想要清醒理智的我自己。”




蓝曦臣说着,仰头就把药丸吞下。




整个世界都改变了。




蓝曦臣一阵迷茫,之后觉得自己太好笑了。多荒诞啊,他怎么会喜欢江澄呢,呕呕洗可真害人不浅!




江澄看着他态度的变化,失望又绝望。一报还一报,镜花水月强求来的道侣,到头恐怕还是一场空。




就在这时,又有一位蓝氏弟子赶来,报告道:“宗主,长老,含光君!招出邪祟的歹人被催眠问灵,供认了实情。”




原来,那个人所说的妻子根本并不存在,所编的故事也全是假的。他实是云梦那些下作婢女派去的,他自作聪明攻击魏无羡所说的话,也都是那些女人平时的老生常谈。而她们之所以派出这样一个角色,无非一来搬弄是非,贬低魏无羡,二来,专等江澄出手相助,反倒抬高江澄。




真恶心啊!那个蓝氏弟子一边复述一边想,竟有这样一群女人……




得志猖狂的中山之狼。




恩将仇报的畜牲。
不知悔改的孽障。
俩面三刀的贱人。
搬弄是非的女表。




“可我不喜欢这样的你啊,江宗主。”蓝曦臣微微笑着拒绝道。




蓝忘机也说:“江宗主,你和那些女人,总说我待你不公,对不起未知全貌不予置评。可就算今天之事,误会一场,以前种种,你在强者面前怂软,对弱者肆意欺凌,道义不顾,恩仇不分,我既亲眼见证,厌恶你,就并非偏见。至于那些女人所包装的你,亦是更披着自以为高贵的皮囊,手下嘴里,为人处世,至贪至嗔至痴,可笑可憎,可怜可恶。”




“可是,都是她们自作主张,才把我弄成这样!我也讨厌她们啊。我有多倒霉,才被她们喜欢…………”




四处拉瓜,最终连最后的芝麻都没剩下。




“我好恨她们…………”




后来,江澄想明白了一切,抱着愧疚,辞别了蓝曦臣,回到莲花坞,终身不再踏足云深不知处。




那天莲花坞鞭声不绝于耳,那些女喽啰从第二天起,就不知去向。




















别问我为什么打曦🐔tag,问就问为什么辣菜大作打忘羡tag呀 @如听仙乐 正面刚谁怕谁


占tag致歉



敲!

本来写好了,结果一下子没保存就完了。

呜,今天也是没能准时更新的一天呢呜呜呜(┯_┯)

所以我能明天把这剩的第四章发上来吗?


呜,突然想看道长带奶羡,呜呜呜


假如剧版忘羡和允凡互穿(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是没有写到做饭的恶魔场景,我怎么就这么墨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每次写穿越就特别喜欢这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懵逼场景2333


*晚上还有一更,不知道有没有人看。


*在的话,能否吱个声?


***********************************

之后的事,魏无羡就不知道了,等到他意识清醒过来的时候却听到耳边一众唧唧喳喳的声音,似乎有一群人围在他的身边,他们说的话一字不落的落入了魏无羡的耳中。


“老七这是怎么了啊?怎么掉进水里,还换上了一身这么好的衣服啊?”


“你是人吗你是人吗?人还昏迷不醒的,你怎么注意力尽在这衣服上了?”


“就是,你没看到谢公子刚刚和老七一起救上来的吗?人家身上不也是换了一身衣服?”


“嘶,不过你还真别说,以前咱们怎么就没发现老七长得这么俊呢?”


什么情况?魏无羡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他扭扭眉头,费力的睁开眼睛,模模糊糊之中看到面前围着的人,待眼睛聚焦之后,魏无羡才看清眼前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老七!老七他醒了!”眼前的人叫着,大家都欣慰的笑起来,似乎真的是为他的醒来而感到高兴。


那几个人一起把魏无羡扶了起来,魏无羡坐着,偷偷的打量着这几个人,脸上或多或少的带着灰,身上穿的也是破布——严格的来说,布不破,就是颜色和质地特别破,连带着人也就看着破了一些。


哇,这身上穿的,是街边乞丐帮派穿的衣服吧?魏无羡腹诽着,看向那几人。


一人担忧的问道:“怎么样,老七,你……现在还好吧?”


不过不管怎么样,眼底的善良也是真的。


魏无羡虽然不清楚他们嘴里的还好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道:“还好啊,手没断腿没折的,人也能吃能喝能跳的,还能坏到哪里去?”


“呼……那就好那就好……你是不知道啊,你今天突然掉进后山的谭里,这下好不容易被我们救出来的,我们险些以为你就这么一命呜呼了!”一人说着,拍拍胸膛,其他几人也纷纷赞同道。


担心归担心,担心过后,一人又打量着魏无羡身上的衣服,表情有些怀疑,他摸着下巴,道:“不过话说回来,你掉一次谭,怎么就变得这么人模狗样的了?”


“哎哎,对,你一醒来,我怎么就觉得你好像突然开窍了一样?”


“就,穿的很奇怪啊,而且不光穿的很奇怪,看上去跟以前完全是两个人!”


“有一说一,嘿嘿,你这身衣服,可比我们师兄弟几个穿的要好看多了。”


魏无羡撇撇嘴,讪讪的笑笑——可不就是奇怪吗?他和他们,完全是两个风格的。


他抬头看看四周,这是一个很“实在”的住所,像是在山洞里,家具朴素,这边是床,那边就是厨房,魏无羡问道:“这……是什么地方啊?”


“哇不是吧小凡,你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啊?”一人说道,脸上的神色不可谓是不震惊的不光是他,其他人也都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这还能是什么地方,这儿是你住的地方啊,你可是在这里住了差不多有十年,你怎么就连这个也记不清了呢?”


“……哈?”魏无羡满头问号,他歪头,有些不敢置信,这又是哪儿跟哪儿?他怎么就在这种地方住了差不多有十年了?


是他疯了还是这个世界变了?


诶不对——“小凡……是……”


“哎呀完了完了你废了你废了,这下怎么连自己名字都记不太清了呢?”杜必书说着,摇摇头,看上去格外可惜的样子。


宋大仁撇嘴,看看其他师兄弟,再看看魏无羡,格外忧愁的摇摇头,搞得魏无羡满头雾水,只见他叹气罢了,道:“你,张小凡,我青云门大竹峰第七名弟子。”


“嗯?”魏无羡疑惑,他不是……?


“额……我……”


“你,老七!”


“唔……你……”


“我,你师兄!”


魏无羡忍不住扶额,这是个什么情况?张小凡是谁?他明明是在姑苏的后山冷泉,掉下来之后,怎么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对了!冷泉!


魏无羡突然想到了什么,那口冷泉一定不一般,无缘无故就把他拉下来了,说不定他是因为从那上面掉下来到这里的呢!


魏无羡这么想着,用余光打量着那六个人,张小凡是真的,这几个人也是真的,就是他魏无羡不太是真的。


看来这几个师兄弟的关系是真的很好,就跟他在莲花坞当大师兄的时候一样,不过一向是带领着大家的大师兄,有朝一日突然变成了其他人的师弟,这种被人照顾着的奇异感受,还真是让魏无羡有些不适应。


魏无羡坐端正,面对着六个师兄,摸摸后脑勺,问道:“嗯……师兄……”


“还有我,还有他,哦,还有这几个!”吴大义说着,把另外五个人拉过来,展示给魏无羡看,“我们都是你的师兄,还有什么问题你就尽管说,师兄一定给你解答疑惑!”


魏无羡装作无辜的眨眨眼睛,道:“不,我只是想说……你们今天练功修炼的功课,做完了吗?”


众人:“……”


对不起打扰了。


“啊那个我们先去了啊,老七你记得中午早点做饭啊!”话音刚落,几个人就脚底抹油一溜烟跑了。


呵,不愧是我,魏无羡想着,得意洋洋的抬起下巴,果不其然,把功课这一话题抛出来,所有人都跑了,看来无论是莲花坞还是这所谓的青云门大竹峰,谈起功课,保准都跑的没影。


魏无羡得意的摸摸鼻子,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衣服,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就是姑苏蓝氏发的校服,他眨眨眼,四处环绕一番,都没有发现镜子,只好撸起袖子,亲自打了一盆水,往里面瞧去。


只见水面中倒映出一个人影,正是魏无羡的脸庞。


事情一下子突然有了解释,张小凡确实有这个人,而他魏无羡也确实真实存在,他身上的服饰和发型都和先前在姑苏蓝氏的时候一模一样,可还是被大竹峰的六位弟子给认错了。


这张小凡,居然和他长了同一张脸?